雀雀喝茶茶

阿北家的多功能仿生人
喜欢画小动物和可爱的东西。
头像是约的稿,勿用。

tin桑生日快乐!
以后也要开开心心的唱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改了个图
霸道邪魅康纳酱
p2是朋友的脑洞
p3是原图!!

是没有压感的时候画的情头
竟然是1月1号涂的......偷偷丢个人!!

是约稿和无偿的头像!还修改了之前的一张!!
有偿开放中——!头像才4r要不要来约呢!😭

给小伙伴滴
最后一个是自设(

【焰钢】没见过夫妻吵架吗

我喜欢你这个女人😚

待到山花烂漫时:

感谢 @一盏茶一笼雀 劳斯给我找这么多好吃的焰钢文,这是很久以前被劳斯逼着入坑又被劳斯逼着产给她的焰钢里抽的一段。
这人之前还把头像改成暴躁豆丁后把台词原封不动发了一遍给我问我像不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背靠着洗手池的爱德华·艾利克一直双手抱臂,最终忍无可忍的他跳到罗伊面前尖叫道:“啊你好烦啊闭嘴吧!”
  “你让我闭嘴我就闭嘴的话也太没面子了。”罗伊吐出这段话后,倒是老老实实停止了自己的笑声。他揉了一把爱德华蓬松又柔软的金发,在得到了对方猫咪似的无效反抗后再次哈哈大笑。
  “你干什么啊!”
  “逗猫啊。”
  “谁是猫啊你个无能大佐!”
  “是钢仔。”
  “都哪年了还在这么叫我啊!”
  “啊,承认自己是猫了。”
  “我去你的!混蛋、恶魔、王八蛋!”这么暴躁地怒吼了一通后,他的声音又降了下去,“……我早就不是钢之炼金术师了。”
  “但我乐意。”
  “你三岁小孩吗?”
  “那你可能才刚出生不过半年吧。”
  “……这有什么意义吗。”
  “有啊。”罗伊顿了顿,“比你大两年半多,以后就能照顾你了。”
  爱德华心头一暖,刚想说点什么,对方又好死不死补了一句:“免得你哪天闲着没事抢了面包店里新出来的可颂,还要把锅扣在家教不行的头上。”
  “……好啊,你等着,你迟早要为你这段话付出代价!”
  “我很期待。”罗伊挑挑眉毛。

预见到自己肯定画不完就把草稿扔上来吧.....
用这个皮肤的时候只听到 枪好像饿了 枪好像饿了 洗脑(。